Tell me whats your style - Tang Chan


















Know Thyself    -[· 時裝]

最新一期的「Apartamento」採訪了服裝設計師Christophe Lemaire和Sarah-Linh Tran,兩人既是工作上的夥伴,也是生活中難得的好伴侶。全文由台灣東海大學英文系富錦街翻譯,摘取其中幾段覺得不錯的對談


Apartamento: 你們的生活和工作有關聯嗎?

Christophe: 工作是生活的延伸,我的工作就是透過創作提出我對生活的觀點。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個人化的過程,但我認為服裝必須為穿著者的個性服務,是他們行動的延伸。我 們不能把時尚作為一種自我參照的系統,對我而言,時尚必須跟隨生活和現實,不然我們只會永遠處在一種符號構築的虛幻假象中。我相信現實的約束性,我們並不是生活在巴洛克時代,我們會考慮服裝的可穿性和細節上的處理,但真正的關鍵,是一種詩意的注入。

Apartamento: 但你又必須要有個性,要擁有與媒體塑造出的迥然不同的另一種個人特色。

Christophe: 確實如此,作自己意味著照顧著自己的個性,滋養它,滋養你自己,甚至是和市場上要的你相反的自己,你必需對無感的節奏和精神分裂症說不,像是有些速食化 的,甚至會改變你的個性或品味的現象說不,比如說這一年流行搖滾風,下一年流行牛仔風,你必須學習拒絕這樣的機制,我們做我們認為是對或是好的事情,而且 看到別人認同我们是一件美好的事,如果你只是用衣服武裝自己製造一個假象,那你裝飾你家的方式一定也是只是要炫耀你的富有。

Apartamento: 我們可以認為,所謂女性的解放,在目前來說只是一種對男人的仿效,工作中的女性同樣地掉入到資本主義機制的陷阱裡。你認為一位女性應該維持與男性所不同的特質嗎?

Christophe: 我不認為女性應該跟男人一樣,但我也不覺得她必須像個白痴。我相信女人味,我覺得女人必須照顧好她自己,不論是在身體還是在心靈層面。女人味不一定就是大胸部,但是受到時尚產業操控的主流價值,卻塑造出一個個膚淺的女性形象。當我周遊世界後,我了解到風格意味著尊嚴和品格的完整性。

Apartamento: 那你怎麼看待自己被劃分為具有時尚風格的人物?這會對你構成困擾嗎?

Christophe: 真正高雅的人不會追隨流行。了解你周圍發生了什麼事非常重要,但是成為一個時尚人物並不重要。我的意思是,成為你自己,并不一定要通過追隨時尚潮流來獲得。

Sarah-Linh: 時尚也常常意味著某種同一性,是尋求被接受、被認同的方式,能或多或少的表現出你屬於的社會階層或族群。

Apartamento: 你是為哪一類女性設計服裝的呢? 你似乎並不會為了不同而不同。

Christophe: 是的。高雅的女人穿著會有某種一致性,她們彷彿形成了自己專屬的制服,一種非常個性化的語言。我喜歡看起來很優雅的女性,但不一定要是知識份子的形象。風格通常是非常個人化的,你必須先了解你自己。

Sarah-Linh: 我們喜歡女性用一種相對優雅的方式照顧自己,比如說她知道要怎麼穿、用什麼化妝品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Apartamento: 一個每天都過得很優雅的女人。

Christophe: 當然,這也可以成為非常詩意的事,但你需要一些勇氣和力量去培養你的個性,透過穿著表達的方式來對抗消費主義。你可以感受到某種刺激到你的感性的東西,那是一種不隨波逐流的主張,你可以拒絕這個時代。這才是一種通往真實的道路。

 
 
 
 
 

Posted by  at 2013-10-05 19:02:00 |  Comments(0)  |  Read More




邱美寧 :追著夢想起飛    -[· 時裝]

—— Envol Avec Ning 設計師專訪


撰文、採訪/陳小堂

認識的幾位臺灣服裝設計師,都有一個明顯的共性,你在他們身上找不到那種“太用力”的刻意,為人亦如衣、鬆弛有度。設計的服裝以個體情感的表達為主,不過多執著於東方元素。畢業于三藩市藝術大學 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 的邱美寧( Ning )是其中的佼佼者 2010 年結束在 紐約時裝品牌安娜 · Anna Sui )的設計助理工作後,決定回到臺灣,創立個人服裝品牌 Envol Avec Ning 。短短兩年時間, Envol Avec Ning 已經開始參展法國巴黎,並進駐香港、北京、深圳和日本等地。


 

Envol Avec Ning 2012 A/W

為了能更精確闡述出自己的創作概念——讓穿著 Envol Avec Ning 的人開心,邱美 摒棄了早期堅持使用的黑白色,嘗試往設計中添加色彩和圖案。找來不同紋樣的面料,利用素色進行視覺觀感上的切割,營造出一種精心搭配的玩味。邱美 是一個喜歡講故事的人 ,她總能幻想出某個情節去完成整個系列的設計。 2011 年的春夏系列,沉睡著的模特們像夢遊者似的漂浮在半空,身上穿著不同大小比例的拼接格子套裝,或是有著誇張廓形的純棉斗篷和雪紡紗裙,將觀眾一併帶入唯美的雲端之夢中。 她的作品總是 充斥著孩童般俏皮的幽默,細節上對童趣度的掌控也充分抓住了受眾心理。在 最新 2012 年秋冬「 面具理論 」系列中, 糖果色系搭配灰白交迭的紋樣和經典方格、細條紋等基礎圖形,通過特殊的剪裁形成視覺錯位,並 刻意弱化女性身材的曲線感, 寬鬆的版型中添加了一絲男孩子氣。

 
Envol Avec Ning 2011 A/W

Envol Avec Ning 2011 S/S

最初一心想要念服裝設計 ,不過 剛進大學時 邱美 卻遭到教紡織面料的日籍老師不友善對待。個性倔強而不服輸的她,反而刻意選擇日籍老師的紡織品課程,甚至雙修紡織品設計。另類的出發點,讓邱美 接觸到廣闊的面料領域,正是大學時期對紡織品深入的學習,為她日後建立個人品牌奠定了基石。在邱美 創立個人品牌之前,為了能瞭解市場最前線的銷售員是如何將衣服賣出去的,她還跑去日本品牌 Mint Designs 偷師學習。負責面試的銷售主管實在是搞不懂,這個成績優秀、履歷豐富還在 Anna Sui 工作過的女孩,為何會對當 Sales 感興趣。邱美 拼足全力,不僅掌握了銷售技巧、在三個月內當上 Top Sales ,跟客戶的面對面經驗,也讓她直觀瞭解到真實的市場需求,並能快速的根據客戶回饋,在設計上予以調整。

除了擔當 Envol Avec Ning 的設計師,邱美 目前還是時尚插畫師和歌手魏如萱、演員賈靜雯等人的造型師,在服裝設計以外的領域繼續實踐自己的美學態度。 不乏獨立時裝品牌 的今天 倒是能夠從 的作品中感受到小眾設計的純粹,不矯揉造作、隨意至極 那些心懷夢想、喜愛造夢 女孩們則是 Envol Avec Ning 最好的闡釋者。

 


Interview with Ning 

LT : 你是在美國念的服裝設計 為什麼會選擇出國學服裝設計

NING 我在臺灣復興美工學視覺設計 高中畢業想選一直很愛的服裝設計 但發現臺灣在設計方面比較局限 就去了美國讀大學。由於當時的英文很差,能念的學校不多,剛好三藩市藝術大學不需要通過雅思考試,決定在那讀語言和學服裝設計。  

LT : 在外國學設計對你的想法有什麼改變?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NING 最大的收穫就是對事物的看法和自我價值觀的變化。相比起在學校,反而是身邊朋友對我的改變最大。在三藩市讀書時,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一個貴人丁知凡。她告訴我人生什麼東西該放下,什麼東西該擁有;女人的內在價值勝過一切。

LT : 請跟我們介紹一下 Envol Avec Ning 的設計理念。能否給我們講講品牌名字的來源?

NING 成立個人的服裝品牌一直是我的夢想。在我設計的衣服上,可愛與中性氣質介於一線之間,可以看到女性的柔美,也充滿著男性的剛強。品牌的名字是法文“跟 Ning 一起飛”的意思。我希望不論是誰穿上我設計的衣服,都可以跟著我一起夢想起飛。

LT : 我看到你回台首個系列時,覺得眼前一亮,感覺你後來的風格慢慢有變化。

NING 當時剛回臺灣,跟幾個朋友一起去參加比賽,也就是你看到的那個系列。因為是比賽,不需要考慮市場接受度,可以很大膽的放手去設計。但到了真正經營品牌,我將一些太誇張的設計適當做了修改,外觀或者形狀怪異的服裝或許能賣,但受眾面真的很小。

LT : 誰對你的影響最大?

NING 我很喜歡藝術家草間彌生,她骨子裡有股不服老的衝勁。我特別偏愛那些以童年記憶為創作靈感的藝術家或設計師,很多人覺得草間彌生談吐大膽、行為怪異,但她眼中的那個世界真的很吸引我。

LT : 你工作和生活的比重?

NING 基本上我每天都在工作的狀態。我有早起的習慣,吃完早餐就會開始進工廠制衣,或是去買布料。下午主要待在工作室,處理跟品牌有關的事情和造型等商業工作。晚上我會盡可能的騰空留給自己,看看電影或聽音樂,放鬆一下。

LT : 時裝對你意味著什麼

NING 雖然有點誇張,但時裝意味著我全部的人生。我發現喜歡服裝的人,生活議題和看待事物的眼光,都會圍繞著服裝展開。這是一種迴圈狀態,所以我真的無法跳脫、也離不開時裝。

 

原文刊于《戀物志Little Thing》2012年8月刊。


Posted by  at 2013-02-27 18:06:00 |  Comments(0)  |  Read More




MARQUES’ALMEIDA——無原型服裝的再現    -[· 時裝]

採訪、撰文/ 陳小堂

中央聖馬丁時裝碩士的畢業秀上, Marta Marques Paulo Almeida 的畢業系列和一眾帶有明顯“聖馬丁風格”的作品比起來是如此不同,模特們穿著超大尺寸的牛仔裙、被截斷的褲腿魚貫而出,身上還飄著沒有包邊、長短不一的布須,顯得慵懶、原始而輕鬆自然。 這些以 街頭穿著為靈感、被設計師刻意放大的超級寬鬆輪廓型, 引起了在座媒體的關注。


來自葡萄牙的 Marta Paulo ,四年前在葡萄牙 CITEX 時裝學校相識,畢業後他們搬去了倫敦發展,進入到 Vivienne Westwood VW 旗下品牌 Anglomania Preen 品牌工作。早在中央聖馬丁修讀時裝碩士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拍檔工作並在倫敦建立了自己的品牌 MARQUES’ALMEIDA 。兩人圍繞著 90 年代中期的街頭文化做了一系列的研究,決定採用牛仔布來呈現自己的畢業設計,這些被稱為“年輕的代名詞”之一的物體被他們重新予以引用。 不過有趣的是, 他們 避開了所有處理牛仔布的常規手法、技術和設計, MARQUES’ALMEIDA 使用牛仔布的方法跟傳統牛仔服裝行業相距甚遠。 “在我們的系列中,有大量手工製作的部份,它們能讓服裝變得更加特別。也能有很多獨特的效果,是機器做不出來的。對我們而言,獨特的手工效果若能和可穿著性完美結合,將具有奢侈品般的價值”, Marta 解釋到。 在製作牛仔和棉料單品的時候, 他們 喜歡將牛仔布的邊拆開,用手工的方式將牛仔布的邊緣磨損成極其破舊的樣子,或是盡可能的將它們想像成別的面料,來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再利用不規則裁剪對它們進行拼接。在整個過程中,兩人還逐步開發了一些手工技術,能更好的展現出服裝的頹廢感。

 

Paulo 跟我們 談及葡萄牙的時裝產業: 葡萄牙的紡織工業比較發達,在國家產業中佔有很大的比重,技術也日趨成熟,有許多驚人的製作技巧和創造性的設計。我們倆從小在這裡長大,在葡萄牙的學習對我 們後來在倫敦的發展起了很大的作用。葡萄牙有許多鼓舞人心的設計師作品,那些發展了較長時間的獨立設計師們,總能帶來令人興奮的新視角”。 在高端成衣市場裡,像 MARQUES’ALMEIDA 這樣以牛仔布為設計主軸的並不常見。我對 Marta Paulo 選擇牛仔布來開展他們的第一個系列感到好奇,兩人坦言這個系列受到“奧地利剪刀手” Helmut Lang 極大的影響,而海爾姆特·朗( Helmut Lang )和川久保玲( Rei Kawakubo )是他們最喜歡的服裝設計師。事實上,在 Helmut Lang 原味盡失的今天,倒是能夠從 MARQUES’ALMEIDA 的作品中感受到一絲“無原型服裝”的神髓,不矯揉造作、隨意至極。

那些在街上晃蕩著、酷酷的叼著煙的女孩們是 MARQUES’ALMEIDA 最好的闡釋者 Marta Paulo 常 會在街上溜達以尋求新奇點子,或是和這些女孩們混在一塊,她們總能帶來無窮無盡的新想法。除了從藝術家,音樂家,電影,紀錄片,雜誌等等攝取靈感,中央聖 馬丁的圖書館則由始至終是他們最愛的一個地方,泰德美術館裡也有相當豐富的內容,但比起上博物館,兩人更多的是搭乘巴士,毫無目的的來到郊區瘋玩。 在緊接下來的九月倫敦時裝周中, MARQUES’ALMEIDA 被選中在 Fashion East 展示其最新的春夏系列,談到十年計畫, Marta Paulo 希望仍然能像現在這樣,擁有源源不斷的靈感,將 MARQUES’ ALMEIDA 塑造成為一個獨立而成功的品牌。

原文刊于《戀物志Little Thing》第20期。


Posted by  at 2013-02-25 17:39:00 |  Comments(0)  |  Read More




Chloé. Attitudes    -[· 時裝]

晚 上在東京宮看Chloé的六十周年回顧展,以1956年於左岸花神咖啡館舉辦的首場服裝秀「Chloé. Attitudes」為主題,展出歷届的服裝設計師作品和大量Karl Lagerfeld的設計手稿。值得一提的是以主題劃分的櫥窗展示部份,近距離看到不少細節,尤其是hair style上跟主題配合得非常好,屬點睛之筆。


Posted by  at 2012-10-08 18:54:00 |  Comments(0)  |  Read More




Cristóbal Balenciaga    -[· 時裝]

光是上面這件Red Lace Evening Coat就看了十幾分鐘,Cristóbal Balenciaga度身為Elsa Schiaparelli訂制的N°120,絨繡覆蓋在輕薄的蕾絲面料上,極美。 Cristóbal Balenciaga不少靈感取材於 西班牙文化,他在90s前後的細節,是目前看過手工最好的。


Posted by  at 2012-04-30 07:01:00 |  Comments(0)  |  Read More





共19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